国家一级废话家

先学会不生气,再学会气死人。
人生有一半的戏都是自己加的。
杂食人类。

【黄少天中心向】《朝晖》

一个眼粉,山呼吾王万岁的那种居然给对家写生贺

杰希大可爱我错了TAT我爱你的

天天生日快乐呀~恭喜成年

有没有喻黄向大家自由心证吧~

想写一个帅帅的剑圣天~


        夏天就应该是空调,冷饮和荣耀啊,黄少天躺在床上想。

        黄少天热爱荣耀,就像夏天的时候热爱着空调和冷饮一样。

        黄少天从小热衷于各种游戏,不光热爱而且精通,真真是人小鬼大,可黄少天玩了那么多款游戏最爱的还是荣耀。要说为什么,还是说的上只有缘分二字吧。小黄少天人小脑袋瓜子却十分灵光,手速又快人也是叽里呱啦特别自来熟,各种游戏都能很快上手,很快就在早期尚未完全发展成熟的荣耀网游中浪的飞起,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天地。

        黄少天人打小就聪明,却不怎么爱学习。他喜欢看武侠小说,从小就把家里的和市里的图书馆扫荡了个遍。什么金庸古龙,那都是黄少天儿时的武侠梦启蒙。在黄少天心里,真正有江湖气的大侠应当是一身白袍劲装,扎着长发马尾,骑着高大的骏马,眉目如剑,眼眸似星,背上一把轻剑便可闯荡江湖。

        醉卧丛中花间笑,不辞常做少年郎。

        荣耀包括散人在内共有25个职业,黄少天自然第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剑客职业。虽然多多少少有点外貌协会,但黄少天相信这会是最适合他的职业。他有自信,自己一定会做到最好。拿到属于自己的那份荣耀,为荣耀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黄少天是在网游中认识魏琛的。
 
        作为最早活跃在荣耀网游中的远古大神之一,魏琛很快嗅到了这小鬼是个可塑之才。说不定......能改变蓝雨的命运呢。在那个远古开荒时代,说服家长让孩子放弃学业,从事实在还没有什么光明未来的电竞事业实在是一件异于困难的事情。魏琛可谓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门劝说了不下三顾茅庐之势,才打动了黄少天的父母。毕竟自家孩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这点他们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也许放着野去说不定吃了苦头还能回心转意不是。

        可他们错了。黄少天非但没有吃苦头,简直就是那训练营里面的小大王。这熊孩子和魏琛简直是不能再对味。开始还像只认生的野猫一样,安安分分的把自己团在自认的安全区域内,发现自己没有潜在天敌之后简直是野蛮生长。对魏琛的称呼更是从原来的队长变成了老鬼,要不是年龄对不上,这一对更称得上是父亲与不怎么听话的孩子之间的相处。

        现在的黄少天有时也会回想自己那时候的光景,作威作福,潇洒快意。

        直到他遇到喻文州。

        如果说黄少天是一柄锋芒毕露的剑,那么喻文州就一定是有办法归剑入鞘的那位。别看黄少天那个小话痨自来熟的样,还以为是什么热心肠好欺负的主儿呢。谁要是这么认为,那一定会吃大苦头的。黄少天虽然话痨到自损酷炫一哥的形象,但作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全联盟第一机会主义者的厉害。

       耐心,残酷,冷静,这些似乎都是外界给夜雨声烦这个“剑圣”在赛场上的评价,而很少有人想到它的操作者其实才是最值得称赞的那位。

        小黄少天第一眼看见那个训练营总是笑眯眯的“吊车尾”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别问为什么,感觉和气质是骗不了人的。黄少天虽然还小,但实属是天生的机会主义者,只要有一个破绽就能牢牢把握时机。他不像其他人去嘲讽,只是耐心的观察着小吊车尾,并时不时的上去撩一把。都说人不中二枉少年,我们当年的小喻同学可没有现在的成熟稳重。年轻的男孩子总是火气旺盛,精力四射,小黄少天再知道忍耐也是个暴脾气,在当年著名的剑与诅咒厕所约架事件当中竟也没有特别占到便宜,不管是脸上还是身上都挂了彩。

       “嘿呀你们是不知道啊队长当年看着像个白面馒头,结果,啧啧,果然从小就是心脏啊。”这天黄少天在食堂给蓝雨全体在役队员诉说着他当年无畏强权,坚定不屈,富贵不能淫的可歌可泣对抗蓝雨现任心脏喻队长的光荣历史,正讲得眉飞色舞之际,他身旁一直亚历山大的郑-我什么都知道-轩弱弱开口:“那个,黄少......队长他一直就在后面啊...”

        嗷!黄少天猛的跳起,以电影那种慢镜头转角回头,果然看见他可歌可泣的亲亲队长在身后看着他。“继续啊少天,说的蛮精彩的,以后直播的话蓝雨不会缺话题了。”喻文州还是那副小时候笑眯眯的样子,小时候的小喻同学仿佛还在他眼前。“哎呀队长,我这不是跟他们科普一下你当年的丰功伟绩嘛哈哈哈哈哈,年轻人要多向队长学习啊……”蓝雨大名鼎鼎的剑圣黄少天打着马虎眼嘴里不停的开着火车飞也似的溜走了。

        妈耶,还好溜的快!黄少天太知道他队长是什么人了,不过看脸色应该没生气吧……应该……吧……啊哈哈算了队长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啊,困了还是睡个午觉吧,随便就把问题丢到脑后的剑圣大大毫无顾忌的就在床上睡着了。

        黄少天睡的很好,他做了一个美梦。

        他终于成为了那个带着满身侠义之气的不老少年,背着一柄轻剑,骑着一匹好马,走到哪儿都能有二三挚友,他吃个酒都能用带来的故事抵酒钱。在江南折上一枝花,带回岭南老家,芬芳却遍满了整个旅途。他不无名,江湖上都传言有个剑圣。他到哪儿,那柄轻剑就杀到哪儿,从来没有他不留名的地方。不管是家国恩仇,还是江湖儿女小事,必定都有他的身影。

        黄少天自梦中醒来,嘴角还挂着刚刚在梦中与友人畅快高谈的笑容。采光极好的窗子上印满了斑驳的树影,窗外还有吵闹的蝉鸣,夏天的生机就这样不可抑制的蛮横撞到他面前。

        蓝雨这颗小苗,还在太阳的滋润下蓬勃生长。

        我们还有很多个属于蓝雨的夏天。

评论

© 国家一级废话家 | Powered by LOFTER